洪秀全的奢靡王府,居然被曾國藩的機要秘書譏為「寒陋可笑」

洪秀全的奢靡王府,居然被曾國藩的機要秘書譏為「寒陋可笑」

洪秀全究竟有多奢靡?

這要看跟誰相比?

如果把他和當時的難民放在一起,洪秀全當然奢靡到了罄竹難書,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地步。然而,如果按照上下五千年的君王標準衡量,洪秀全連奢靡的邊也把不上。

行文至此,小編已經感覺到有人準備扔西瓜皮了。

的確,如今的網路,否定洪秀全,甚至妖魔化洪秀全已經成為了風氣。什麼住的宮殿比紫禁城還大,還華麗啦!什麼老婆多到自己都認不全,只能用數字編號啦!什麼睡八尺寬的大床,讓曾國藩都驚嘆其yd啦!

其實,只要一個人本著最基本的邏輯,用腦袋而不是用屁股去思考一下的話,都會得出洪秀全根本不可能奢靡的結論。

洪秀全不可能奢靡,有著內因和外因。

一、洪秀全不奢靡的外因。

很顯然,在定都天京之前,洪秀全是不可能奢靡的。對此,連曾國藩請人編寫的《賊情彙纂》都承認:「賊踞永安彈丸之地,重兵圍攻數月,窮蹙竄逃,驀越山險,奔走於榛莽陵谷之間,自攜軍火,裹糧以行,無舟車之載,安能覓轎馬?洪、楊諸首逆亦自敝衣草履,徒步相從。」

那麼,定都天京之後呢?

下面,小編列一張表:

一個國家的首都,在世界上存在了11年4個月,結果,有68%的時間都被敵人堵著門打。行文至此,小編的渾身上下,都有一種森森的無力感。

那麼,敵人就在城外,城裡的小日子過得如何呢?

《粵逆紀略》記載:「五月杪(咸豐三年),賊貼偽示,令湖南北女館俱食粥,惟廣西女館准食飯。」

到了咸豐四年,天京城中的糧食危機更為嚴重,

《賊情彙纂》記載:「甲寅四五月間,江寧賊糧幾盡,故下令除偽王外概食淖糜(稀粥,不是肉糜),有敢吃飯者斬首。」

最好玩的是咸豐六年間的一件事。

當時,江南一帶大旱,連水井都幹了。只有金陵因為是六朝首都,算是一塊寶地,水源不斷。太平軍可算有了能在清軍面前嘚瑟的資本。他們拿著水瓢,站在城頭,一邊喝水,一邊一臉陶醉狀沖城下嗓子冒煙的清軍叫嚷:「好水,好水!」

話說,你們喝粥的時候,怎麼不端一碗紅燒肉,站在城頭沖人家吧嗒嘴呢?

到了太平天國後期,由於天京之變和石達開分裂出走,糧食危機更加嚴重,天京城內甚至到了殺馬為食的地步。咸豐年間,馬是重要的戰略物資,不是山窮水盡,怎麼可能吃馬?

所以說,由於太平天國的首都長時間被清軍圍困,導致城內生活水平急劇下降,洪秀全不可能有足夠的財力大搞奢靡。

很多人看到這裡,是不會服氣的。他們會說:「正因為如此,洪秀全才加倍可恨啊!你看,太平天國都危急到這樣的地步了,可洪秀全哪管洪水滔天,他還是會利用自己的權勢,貪污腐化,維持糜爛的生活。」

那麼,洪秀全真能做到這一點嗎?咱們再來看看他不可能奢靡的內因:

二、洪秀全不奢靡的內因:

洪秀全自始至終都是一個傀儡。身為傀儡,手中無權,他又怎麼可能最大限度的調動太平天國不多的資源,為自己私生活的驕奢淫逸服務?

下面,小編便分階段說一說:

1、定都天京前

眾所周知,上帝教是洪秀全創立的。然而,使上帝教在廣西一帶傳播,廣收教眾,發展壯大成為一股勢力,最大的功臣是馮雲山。

洪秀全是等到馮雲山把事情做得差不多的時候,空降到這個組織的。因此,從一開始,洪秀全在上帝教便沒有屬於自己的勢力。

不久,馮雲山入獄,上帝教的大權落在了楊秀清與蕭朝貴的手中。馮雲山出獄後,經過多次明爭暗鬥,屬於馮雲山的勢力被排擠,而馮雲山本人的座次也最終排到了楊蕭二人後面。

後來,地主韋昌輝與富農石達開等人加入,他們更是各有各的山頭。

在幾方勢力相爭,相較不下之際,沒有根基,沒有實權的洪秀全最終成為各方面都能接受的領銜人物,坐上了天王的寶座。

2、定都天京後

(1)前期(天京之變前)

我們知道,太平天國定都天京後,楊秀清大權獨攬,一言不合,他就可以宣布天父下凡,然後打洪秀全的屁股。

試問,洪秀全怎麼可能在楊秀清的「淫威」之下,大搞生活特殊化。當時,天京被江南大營圍困,舉城食粥,洪秀全即便奢靡,恐怕也就只限於吃乾飯罷了。當然,你要說他天天吃東宮娘娘親手烙的大餅卷西宮娘娘親手切的大蔥,小編也認。但非要說洪秀全奢靡,恐怕連洪秀全本人也會弱弱的辯解:「臣妾做不到啊!」

(2)後期(石達開出走之後)

很多人認為,洪秀全先是發動天京之變,設計楊秀清、韋昌輝與石達開自相殘殺,又緊接著逼走了石達開,終於收回了太平天國的大權。

的確,如果洪秀全真在後期大權在握,他的確是有能力搞一搞奢靡的。

然而,別忘了,後期的太平天國可是有分地制存在的。

分地制,是洪秀全發布聖旨,把太平天國分封給了英王、忠王等地方實力派的制度。在這種制度下,地方實力派們擁有地盤內的財政大權和軍事大權。

試問,歷史上有哪個大權在握的君主這麼玩兒的?

事實上,因為天京之變和翼王出走,太平天國中樞權力急劇下降,很多在外作戰的將領趁機攫取了巨大的權力,成為新興的軍事貴族。洪秀全無力改變這種狀況,最終,只能用聖旨的名義承認其合法性。

事實上,天京之變後的洪秀全,混的還不如在楊天父手下討飯。

1861年6月,英國翻譯官兼代理寧波領事富禮賜訪問天京,並有幸近距離參觀了天王府的外圍。

此時,和春版江南大營已經不復存在,而曾國荃的湘軍尚未來到天京雨花台,正是洪秀全奢靡的大好時機啊!

那麼,在富禮賜筆下,洪秀全的宮殿外觀如何呢?

下面,小編節選一小段,:「每一件東西都相當骯髒,鍍金之處很快就被手汗、灰塵和雨水所污而蓋上一層棕色。紅、藍、白、綠各色也塗得很糟,好像就要混在一起。畫在天花板上的龍除非重新裝飾,否則要不了多久就會看不清了。地上滿是痰跡和污物。懶散閑逛著的天兵們蓬頭垢面,衣衫襤褸。雖然是在天王宮,你在周圍仍能看到斷垣殘壁,看上去滿目凄涼。」

如果這叫奢靡,小編都快要不認識奢靡這兩個字了。

很顯然,正因為洪秀全是個傀儡,才無權無勢,身邊也就缺少足夠的服務人員,所以別說奢靡生活,連基本的衛生也無法保證。

那麼,為何洪秀全驕奢淫逸的黑材料卻會充斥網路,以至於不少人被洗腦,枉顧他不可能奢靡的內因和外因,認定洪秀全過著紙醉金迷,窮奢極欲的生活呢?

因為洪秀全是一個失敗者。

這世上,只有錦上添花,沒有雪中送炭。在歷史上,一個失敗者,是註定沒有話語權,而要被黑成翔的。

儘管,洪秀全是個宅男,深居簡出的作息,註定了黑材料不是那麼容易找到。所以,想要把他黑到媽都不認識,就只有從他的下半身黑起了。

文章的最後,放一個彩蛋。

天京覆滅後,湘軍入城,洗劫並焚燒了洪秀全的天王府。

然而,在1865年2月6日,天王府大致建築還在,內部設施也基本保存。身為曾國藩幕僚的趙烈文在這一天遊歷了天王府。他不似富禮賜只遊了外圍,而是登堂入室,連洪秀全的卧室都參觀了。

當天,他在日記中記下了這樣的句子:

關鍵句導讀:「自穿堂以後,至末層尚七八進,最後則三層大樓,樑柱已盡,壁上形跡尚在,大致規模狹隘,多拆並民居而成,滿壁繪畫,尤寒陋可笑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