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晉時期最滑稽的一場戰役——鄴城保衛戰

兩晉時期最滑稽的一場戰役——鄴城保衛戰

淝水之戰後,苻堅的前秦帝國開始土崩瓦解,流亡多年的前燕皇族慕容垂,在這個時候起兵光復燕國。

前燕鼎盛時期與前秦、東晉三國鼎立,都城就是鄴城,在今河北臨漳縣西、河南安陽市北郊一帶。

慕容垂想要光復燕國,他的第一站就是奪回鄴城。

慕容垂

鄴城的前秦守將是苻堅的兒子苻丕,面對來勢洶洶的慕容垂,也滿有骨氣,打死不投降,不斷加固城池,據守鄴城。無論慕容垂是人用雲梯,還是挖地道攻城,拉鋸戰進行了一兩個月,就是打不下來。

兩個月後,鄴城糧絕,苻丕岌岌可危。慕容垂也好不到那兒去,長期作戰失利,將士士氣低迷,原本跟著他起兵的一些牆頭草也叛逃不少。可鄴城的苻丕就算是吃樹皮,也負隅頑抗。

正在兩方相持不下之際,東晉打贏淝水之戰的名將謝玄又跑來北伐。謝玄派手下第一北府兵先鋒劉牢之,一路過關斬將也攻到了鄴城附近。

謝玄

於是,一座城池,三組軍隊。淝水之戰時,東晉和前秦是你死我活的敵對關係,眼下淝水之戰只過去一年,雙方見面也不會有太多的好脾氣。而慕容垂原是前秦降臣,如今起兵叛秦,也是要麼掉腦袋,要麼殺出一條血路兩個結局。

這時,三方就開始鬱悶了。鄴城的苻丕成了兩股勢力中的肥肉,幾乎就等著被吃。可慕容垂就難受了,原本鄴城就久攻不下,如今又來了個劉牢之,萬一自己攻打鄴城劉勞之在背後捅刀子該怎麼辦?謝玄也謹慎,東晉朝廷的北伐皆幾次無功而返,好不容易趁著前秦大亂打到鄴城,這是先打慕容垂的鮮卑軍,還是先打苻丕的氐族軍,也是個難題。

三方不能繼續僵持,鄴城的苻丕就悄悄寫信給東晉的謝玄,原本是想向東晉保證自己就是調集糧草,絕對不搞破壞,如果謝玄幫忙打敗慕容垂,他自己就回長安,把鄴城讓給東晉。不想派出去的人不靠譜,偷偷篡改信件內容不說,還想殺了苻丕自立為王。

結果謝玄接到苻丕的書信喜不自勝,派先鋒劉牢之去接應苻丕。可鄴城裡想殺苻丕自立為王的人暴露了,還被苻丕給砍了。苻丕一氣之下,就不想鳥東晉的人。

劉牢之

劉牢之敗興而歸,正一肚子火,偏偏慕容垂的人來探虛實,這就撞到槍口上。於是,一場昏天黑地的廝殺就此引爆了導火索。當年在淝水之戰以少勝多的東晉北府軍先鋒劉牢之,對上鮮卑鐵血將軍慕容垂,兩人棋逢對手,旗鼓相當,打得熱火朝天,酣暢淋漓,拉鋸兩三次,都不相上下。

這樣下去東晉有強大的後援,可剛剛起兵的慕容垂就扛不住了。

於是,慕容垂果斷放棄攻打鄴城,帶領手下撤退。可劉牢之難得遇到針尖對麥芒的對手,就趁著勝利追擊慕容垂。

東晉的劉牢之跟慕容垂死磕,鄴城中的苻丕可就樂了。城外的兩方打得誰都不服誰,苻丕就站在城牆上觀望,眼看著慕容垂扛不住終於撤軍了,劉牢之還不依不饒地追在屁股後面打。哎,兩股勢力哪一個都不容小覷,偏偏被圍困得幾乎城破只在旦夕之間的鄴城,反而在彈盡糧絕又無外援的情況下,奇蹟般地解除危機。

苻丕一看,機會難得,也趕緊整軍出發,跟著劉牢之後面追擊。

於是慕容垂在前面跑,劉牢之在後面追,後面再跟著一個原本在鄴城坐著等死的苻丕。大家可以自行腦補當時的場面,怎一個無厘頭了得啊。

慕容垂被劉牢之的北府軍追打得沒面子,忽然停下使了一場陰招:拿出所有軍資,故意給劉牢之截獲。北府軍將領看到一車車的金銀珠寶當時就兩眼放光,搶成一片。等劉牢之反應過來,下令整軍,為時已晚。慕容垂一鼓作氣沖回來,很快就將原已經不成陣型的北府軍打得落花流水,斬首大半。

劉牢之只得帶著殘部後逃,又遇上了追在後面的苻丕。

當然,這苻丕也知道自己的處境,就算撿了便宜殺了劉牢之,東晉的謝玄必然不會放過他。他現在急需的是糧草和回長安救濟苻堅,也不敢隨便給自己惹麻煩,就聰明地賣了東晉一個情面,幫忙把劉牢之的殘部護送回去,換得一大批救濟糧草,打道回了鄴城。

這場戰役,東晉的北伐軍吃了大虧,尤其北府軍損失太大,進入修整期,涉事的將領也追責的追責,坐牢的坐牢,短期也沒能力再北伐。

而慕容垂反敗為勝,拉開了光復燕國的光輝序幕。

至於那個走了狗屎運的苻丕,下一次就沒那麼多好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