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式酒吧姐姐教戰 害羞女大生學會這招


身材高挑的GiGi,曾在日式酒店林立的林森北路六條通一帶打工。她說自己大學以前害羞自卑,慢慢才懂得交際,現在則有自信多了。

大學曾在日式酒吧打工的GiGi,小時候自卑害羞、不懂交際,大學渴望第一次,卻不知該如何進行,她說是日式酒吧裡的姐姐教會她一些事情。「我家在市場賣早餐,小學被排擠,同學說我身上有臭油味,沒人跟我玩。高中總算初戀,卻非常無聊,只是一起念書,一起回家,彼此都好像可有可無。」GiGi說她很憧憬愛情,可是真的談起來,反應很慢,初戀男友可能也是害羞派,兩人一直沒有進一步。「其實我很渴望能跟男友發生性關係。」


GiGi(右)與日式酒店同事合照。跟她們在一起,她比較敢穿。(GiGi提供)

進了大學,GiGi在室友帶領下進入花花世界。「室友很愛玩,教我打扮帶我去夜店,後來又帶我去高級的日式酒吧打工。」她把心事說給日式酒吧裡的姐姐們聽,並問姐姐,到底怎樣才能自然發生性關係?「姐姐教我:『只要一起洗澡,接下來就很容易了。』」但「一起洗澡」怎樣講才不尷尬?「姐姐們說,就歪著頭撒嬌說:『等下一起洗澡,好嗎?』其實我敢講,但不太敢脫衣,我胸部很小,怕對方會失望。姐姐們又幫我打氣,她們說小沒關係,挺比較重要,要我盡量挺出來。」


在日式酒吧打工時雖然做吧台助手,但GiGi有時為配合店裡的特殊活動,也要穿上卡哇伊的制服。(GiGi提供)

後來GiGi跟一個來出差的日本客人交往,實際用了這招,「我們交往一星期後有次去了他住的旅館,那天,我趁機說一起洗澡好嗎?他說好,但很紳士,先洗完再叫我進去,他幫我洗。洗到一半他有興奮,我更興奮,可是我們沒有真的成功,因為他住的商務旅館浴室好小,我太高了,很難喬姿勢…。」不過第二次就成功了,「也是先洗了澡,然後就比較自然地親密起來,他也沒嫌我胸小。我好像比較有自信了。」


GiGi(右)與日本客人合照,她說學不會交際手腕,通常維持朋友狀態。(GiGi提供)

GiGi與日本男友交往兩個多月,日本男友就得回日本,「一開始有靠skype談遠距戀愛,但撐不到三個月,就還是決定分手。」雖然分手了,但GiGi很感謝日本男友讓她體驗了第一次。「我也很謝謝及羨慕日式酒吧裡的姐姐們,總是很有手腕地不停換男友,然後收到很多名牌禮物。」但GiGi說,她欣賞、讚嘆居多,自己學不來也沒辦法。「姐姐們男友雖然沒斷過,但永遠都是客人的小三,看起來很樂,但又好像不是真的樂。」她個人還是需穩定的戀愛關係。

(撰文:兩性生活 原載於壹週刊601期)


本文出處: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breaki ... p/20160227/35581040